【帕佩】歌为狂潮舞为火

这个阿姨写的文章真好看

Death instinct:

现pa 作曲家帕x舞者佩



“六个月了,我们对您的信任与耐心即将荡然无存。”


帕洛斯的合伙人说这话时紧蹙眉头,试图用言语带给他大祸临头般的紧张感,如此辗转反复,在最后却因对方不上自己的套而兀自愤怒起来——恼火成了男人精明苛刻的小眼眶中满眼遍布的红血丝,不满则快从他黑色的如葡萄核大的眼珠里溢出来了。


来客整洁的西服与屋主身上的蓝色睡袍是这座死气沉沉的双层别墅中最为有趣的对比。帕洛斯几近一夜未眠,尚未完全睁开的上眼褶似乎压了块千斤重的岩石,漫长又无奈的哈欠接...

  2018-02-07 2 49
 
 
|1
|2
|3
|4
|5
|6
|7
|8
|9
 
 
 
 
 
 
 
 
© C | Powered by LOFTER